低卖高买贵金属 银行员工侵占2000多万获刑

时间:2019-12-11作者:财富格格来源:每日经济新闻最纪录:当前位置:野渡财富网 > 黄金 > 手机阅读

黄金等贵金属营销作为银行中收的重要来源之一,在银行内部一般设有专项运营系统。而在熟习一整套业务流程后,有人竟可以瞒天过海从中套取上千万元,这是怎样的操作?

日前,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的一则刑事判决书显现,原交行海南省分行员工潘某德应用其担任该行个人金融部市场推行经理管理、操作贵金属系统的职务便利,经过低价贱卖、高价贵买等操作,在采购、营销贵金属过程中,经过修正贵金属产品价格、互换订单和实物的手腕,将单位款项近2100万元非法占为己有。而这 也 最终为其换来了九年半的铁窗生活。

“低价贱卖”套取资金

案发前,潘某德在交行海南省分行个人金融部担任市场推行经理5年多,担任特许商品(贵金属产品)营销业务的管理。

2015年6月至2016年5月期间,潘某德应用职务之便,将中国黄金集团黄金珠宝(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黄金珠宝公司)给交行海南省分行的10公斤沃德金条垫货,采用不入库的方法据为己有,纷纷6次让黄金珠宝公司回购,循环套取回购款项用于炒股和消费。

不过,这10公斤的金条并没有让潘某德就此满足。

接下来的一年里,即2016年5月24日至2017年5月9日期间,潘某德经过管理操作贵金属系统的职务便利,从后台修正(调低)贵金属产品价格,虚拟贵金属产品买卖订单,以韦某、潘某德等人的名义在交行海南省分行停业部(海口)纷纷15次以超低价向黄金珠宝公司、中钞长城贵金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钞公司)、北京工美集团有限义务公司(以下简称工美公司)、国金黄金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金公司)购置贵金属产品856件,合计购置价格198.67万元,但是交行订货实践支付款项远远高出这一数字,为1628.90万元。

诚然,因为上面买卖订单乃潘某德虚拟而来,其在实践操作中 也 并未依照订单资讯来停止买卖。

实际上,潘某德仅向中钞公司、黄金珠宝公司发出前述15次同等金额订购沃德金条订单。收到 沃德金条后,其再让中钞公司、黄金珠宝公司停止回购,并将回购款转入其控制的银行账户中,用于炒股、炒黄金期货,购置金银留念币、金银工艺品、朴素品及各类日常消费。

经统计,潘某德炒股亏损约600万元,炒黄金期货亏损约40万元,购置金银留念币、金银工艺品、朴素品及各类日常消费约1460万元。另查明,其屡次在网店购置各类丝巾用于珍藏,价款达二百多万元。

拆东墙补西墙

钱到 手了,银行财务上却还存在着亏空。可是,如何去填补交行海南省分行账目上的“窟窿”呢?潘某德来了一招“高价贵买”的反向操作。

2016年9月29日至2017年12月29日期间,潘某德再次从后台修正(调高)贵金属产品价格,以韦某、梁某等人名义在交行海南省分行停业部(海口)纷纷8次以超高价购置贵金属产品21件,合计购置价格为1685.61万元,而交行订货实践支付款项仅为4.04万元。

先低价贱卖,然后又经过高价贵买反向操作的方法出借侵占款项,如此一来,之前该行的财务亏空便得以填补。

需求留意的是,这当中关键的一环在于高价贵买中“买”的钱从何处来?

套取而来的资金已被挥霍,为筹集填平银行账目亏空的巨额资金,潘某德又打起了交行三亚分行的主见。

2017年12月18日、19日,潘某德故技重施,虚拟采购贵金属产品买卖订单,指令交行三亚分行付款购置贵金属产品22件。在实践操作中,潘某德则向中钞公司发出订购70公斤沃德金条的订单,收到 沃德金条后再让中钞公司回购,所得回购款项便用于交行海南省分行海口停业部高价贵买的反向操作。

为了掩盖立功事实,潘某德还向三亚分行寄送一批与 虚拟订单上相似的贵金属产品,可与 订单描绘货不对版,且价值悬殊。

海口市龙华区人民法院一审讯决,潘某德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六个月。扣押在案的赃款979950元以及应用赃款购置的物品折价后退还被害单位交行海南省分行,缺乏局部继续追缴。

展会网

黄金本月排行

黄金精选

黄金推荐